散文诗网站:http://shws.qikan.com

散文诗2004年第4期  文章正文

农人、酒和他们的根

字体:

  干!没有飘动的酒香、没有猜拳的吆喝,老祠堂,在这冬至下山的日头里,在这大雪飘飞的羽片中,你,还叫什么老祠堂?

  一、 冷啊,连老祠堂头上戴着的大枫树,都抖光了叫—子。老神祠堂懒懒地躺在雪地里,沉沉地,睡得像只杯子,任身前身后的两条机线,如垂眼的用,在雪地里,站成两行。

  二、 酒里躺着休憩的田野,农人聚在雕花的老窗牖下,就着:三三两两的花;卜米和村里有荤有素的故事,—条大路地喝了下去。

  喝着、喝着,梦里的清明,就靠近了谷雨。

  谷雨,谷雨,—:叔家的老么骑在了牛背上,牛角挑着的禾草地,像二叔的巴掌缝。透过这样的巴掌缝,我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散文诗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