散文诗网站:http://shws.qikan.com

散文诗2019年第6期  文章正文

报世界以颂,颂是我们必须的言辞

字体:


  想到泰戈尔诗句“世界以痛吻我,我要报之以歌”。倘若抱定此心态、此胸怀、此境界,“痛”便不再重要,剩下的都是“歌”,这才是高尚的文字,美的文字。歌即颂,或者两者孪生。在诗人看来,这无限世界的无限事物,被造物主創造出来,或流逝,或在流逝中存留下来,冥冥之中,世界早已为它们准备好了颂歌,等待激活,等待发现,等待我们用言辞表达。这或许是《无限颂》这部散文诗集的初衷。无限颂:颂是颂,疑是颂,咒是颂,颂是言辞抵达的最高境界

  在诗人看来,“散文诗一定同时具有古典性和现代性,也唯有如此,散文诗才能打通过去、当下和未来三个时间之维”(《无限颂》后记《散文诗的常道》)。他极推崇陶渊明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散文诗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0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